|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Browse and search Google Drive and Gmail attachments (plus Dropbox and Slack files) with a unified tool for working with your cloud files. Try Dokkio (from the makers of PBworks) for free. Now available on the web, Mac, Windows, and as a Chrome extension!

View
 

17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楊聰榮 Edwin Tsung-Rong Yang 8 years, 5 months ago


 

華語文語言政策

  

 

授課教師:楊聰榮 (師大華研所海華組)            開課期間:2011學年度第二學期

開課單位: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國際與僑教學院華研所 上課時間:每周三 9:10 ~ 12:00

本週主題: 17.(6/13) 台灣語言與認同

 

 

 

 

本週版主:徐振峰


由負責報告組別全體擔任版主,並選出一人做為
輪值主席

 

書目整理:


請整理相關議題的各種書目,包括課堂講
義及同學提供的材料,及自行找尋的參考資料

 

上課筆記:


上課內容與討論 Lecture and Discussion
由負責報告組別整理上課筆記,大家補充。

 

易修筆記

◎台灣語言政策

一、英語(外語)
台灣目前語言學習設計方向錯誤,我們重視閱讀、文法,但實際應用能力卻相對周圍國家較弱。例如香港、新加坡的市井實用主義卻很強,儘管口音濃厚,但卻是能夠用上幾句。
台灣語言學習習性喜學習「字正腔圓」,但卻無形中提高了學習門檻,使學習者挫折感大升,許多人不敢開口;相對的,新加坡、馬來西亞,以實用主義為主,採取較寬鬆的腔調要求,遂能降低學習門檻,但相對的學習者口音會更難改變。

二、華語(國語)

三、本土語言

甲、台語

乙、客語
目前有客家電視台,作為公共廣播之用對保存客家話有很大的助益。客家電視台的問題在於缺少流行元素,以及過於強調腔調之別。

丙、原住民語:
從前從事原住民語言推動者是需要到國外考察,近十年則大幅前進,特別是族語測驗的推行,原住民若能通過族語測試者其聯考等級得加分35%,未通過者則為25%。該政策的推出,需要大量書籍、題庫,與原住民母語者作為評審委員,因此耆老獲得尊重,母語地位也獲得提升,形成考試推動語言政策發展。目前原住民族語測驗要可考43種。

他國原住民語言政策:紐西蘭是原住民語言成功復育的例子,毛利語擁有自己的電台、節目,所有的小學生都必須學習毛利語;澳洲原住民語言的復育則屬於失敗的例子,目前都未有獨立的電台或電視節目。

四、新住民語言(東南亞語言為主)
新北市政府已經開始在舉辦東南亞語言的學習。
內政部移民署已有提供泰文、印尼文、越南文等書籍。目前仍嫌粗糙。
公共性提供:行政單位、醫院、警察局、健保局。

 

 

課前準備 Before class


在上課前撰寫課堂講義之摘要及心得,
負責報告組別要準備回答問題。

 

梁月美:MANDY SCOTT and HAK-KHIAM TIUN, 〈Mandarin-Only to Mandarin-Plus: Taiwan〉

 

台灣經過了日化、中國化和台灣化,政府在不同的時代對國語、閩南語、客家語和少數民族的語言實行不同的政策,台灣是多元文化的國家,其中福佬人73.3%,大陸人13%,客家人12%,原住民1.7%,從過去到現在種族的母語都有不同的地位,現在還要考慮到英文這類國際語言在台灣是更加重要的語言之一。

 

早期的中國人,在17世紀大部份是從福建省移民進來,他們所說的語言是閩南語和客家語,在清朝台灣的官方語言是普通話,但人民還是用自己的語言,福佬人地區使用閩南語,客家人地區使用客家話,上課的媒介語也是按照自己的母語來解釋。

 

1895-1945日化時期,閩南語被禁止,改換名字政策,日語是官方語言,這種情況引起了台灣身份,導致台灣文學運動,很多作者用閩南語寫作。1945-1987國民黨與日本時代一樣的語言政策方法,學校對語言政策有重要的關鍵,消除日本文化和日語,阻礙各地的方言,提倡國語為官方語言,實行“獨尊國語、壓制方言”的政策,這種政策對大部份只會講方言的人有很大的影響,顯示外省人擁有控制權力壓制本地人,國語是學校的媒介語,如果學生講方言會被處罰,而國語在社會使用上的優越性,方言在這方面並沒有享受相同的地位,政府促進中國文化的同時,卻忽略了台灣本身文化。

 

1987 方言被社會重視,趨向多元開放,提倡臺灣化和本土化,去中國化,改變政策從mandarin-Only Mandarin-plus,學生可以在學校用母語,廣播和電視可以聽到閩南語,客家語也同樣,被政府提倡使用方言,1988年還我母語運動,政府舉辦客家委員會,還有客家電視臺。越來越多人在公共場合使用閩南語,2001年教育部的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每個國小學生要學最少一個方言,鄉土語言教育和母語教育的政策,為了國際化之趨勢,英文也同樣被加入進去國小必須學的語言,期望在國際化及本土化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

 

在政府極力與國際接軌化和實施本土化的過程中,無可避免產生了師資問、教材、教学教法等問題,閩南語和客家語老師都受到支援教師和師資培訓,但方言師資培訓是是36-72 個小時,英文師資培訓要花2年時間,另外教學教法和教材,沒有統一的教材,教材應該有趣、生動與生活有關的故事,教材引用拉丁字母和注音符號來教學,不同的教材的詞彙拼法也不同,大部份的教材是老師自編,也有是出版社出版的教材,顏色很鮮豔,還有教師手冊、卡片、光盤,但缺乏文化,還有聲調的問題,閩南語有南部音和北部音,客家語也有不同強調。使用閩南語在教科書上寫也很少,閩南語和客家語應該有自己的文字。

 

母語的地位還是屬於家庭用語,如果正式的場合還是以華語為主,畢竟母語每週只上一個小時,但其他課程都用華語來教課,除了方言與國語的問題,現在英文與母語的競爭也是問題,很多父母需要孩子學英語,爲了外來的機會,所以國小學生要學母語、英語還要學華語,這還沒有包括原住民的語言,學生在面對這麼多語言上的學習,是否會產生語言上的錯亂,或是重蹈香港雙語教育之覆轍,每個語言都無法達到一定程度和水準,造成教育資源上的浪費,都是教育當局和大家應該省思的問題。

 

 

李易修:Jennifer M. Wei,〈language choice and ideology in Multicultural Taiwan


 

郭之恬:Shoji Keiko 庄司惠子,日本大學中國語教育與實用教學脫節的因素與背景

 

文獻出處:http://210.240.194.97/giankiu/GTH/2004/LanguageRights/lunbun/1B03-keiko.htm

 

  日本近代在中國語教育的發展上,由於對語言的意識形態強,中國語曾和韓國語一同淪為不登大雅之堂的外國語只有英語和其他一些歐洲語言才有被一流大學學生學習的資格,以及中國語後來重新被提到大學學習後,當時學者所重視的皆以中國文學,不管是文言文或當代文學研究為主,而非語言交際的實用會話,因此,對當前在日的中國語學習情況和學習方式而言,仍有極大的發展空間;簡單來說,「以往在日本大學的中國語教育體制中,所培養的專業人才是具有國語文和文學方面能力,卻不具有中國語的實用語言學方面的專業能力。」(庄司惠子,2008)而有關當局,目前(2012)對於中國語的教育政策,是否仍停在20世紀初的第二語言發展策略,僅將中國語視為一般外國語對待,而非站在語言經濟的角度考量,是還待觀察的方向

 


 

徐明敏:盧慧真、陳泰安,《由國家語言政策評估台灣幼兒英語教育之現況發展》

 

    儘管社會中學英文已經是全民運動,台灣政府對幼兒英語的學習尚未有整體的政策,多半將決定權轉交地方政府,於是坊間針對英語學習市場可說五花八門。作者主張應由政府清楚的宣示並確實執行國家的語言及幼教政策。他認為過早實施幼兒英語教育可能造成本土語言的流失、及社會文化認同的危機,並且對幼兒身心健康造成妨礙。

 

    作者除反對過早的英語教學,他也觀察目前台灣幼兒英語教育的趨勢,發現6個現象:

一、幼稚園普遍實施「全美語」或「雙語」教學

    家長多有「怕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想法,認為越早學越好(其實不光是英語,其他科目或才藝也是如此認為),加上「語言學習關鍵期」假說的推波助瀾,幼稚園多盡數改為雙語或全英語教學。

二、幼教機構之師資有以外籍人士為宣傳手法之傾向

    家長偏好雙語托兒所或幼稚園,而補教業者為了分食市場及求生存,紛紛變為「兒童美語學校」,以外籍教師為號召進行雙語教學或完全以英語教學進行招生。外籍老師成為私立幼稚園賣點之一,很多幼兒園甚至一整日皆由外師帶領。家長也覺得孩子的英語如果由外籍老師來教導,學習效果會比本國籍教師教導的學習效果好。

三、國家對弱勢語言流失的現象無明確的語言政策及教育政策

    一個弱勢族群對其本身文化的認同會大大地影響到其母語的去留。各族群母語因為需求的動力不同、族群意識強烈度不同,也有不同程度的維護母語的行動及措施。因此,語言政策應包括國語、母語、世界語言(英語)三方全面的考量,並擬定相關配套措施。

四、對本身文化社會認同的危害,並對幼兒身心健康發展造成威脅等

張武昌教授(2003)表示:幼兒的英語學習,只是幼兒成長的一部份,不可也不能和其他的學習與發展分開。因此,在規劃兒童的英語學習時,應該全面考量孩童的整體的學習發展包括:認知發展階段、語言學習環境、價值觀的養成、文化的認同、思考與創造力的激發等各個不同的層面。

五、「英語化」等同「國際化」、「競爭力」的迷思

六、我國政府的宣示不敵市場機制與民意的挑戰

 

    針對這些過度商業化的英語幼教現象,作者主張這是政府應負的責任,政府應制定各種政策以遏止。諸如:一、宣示將英語是「重要的外語」,而非任由社會上視英語為「第二語言」;二、應召集專家研究英語教學的起始年齡,同時必須顧及學童的身心發展及社會認同,謹慎的安排語言教育的進程與實施的方式。

 

    李勤岸教授主張一個現代化的語言政策及語言計劃要符合有五個原則:人本化、民主化、多元化、科技化、國際化。單語的「國語政策」是不自然的,一個國家不一定只能有一個國語。可考慮採用「多國語」的語言政策以尊重國內各語族的語言權。然而如此「多語政策」又該如何與「英語學習」取得平衡呢?

 

    作者認為,政府在施行英語教育政策前,首先要考慮三個問題:

一、全球英語化的腳步是否是台灣的腳步?

    作者主張:全民英語化或許是全球的腳步,但未必是台灣沒有選擇的路。作者舉例說家長努力為孩子打造一個全英語的環境,讓孩子誤以為學好英語才是最重要的、才是對的;以為自己的語言是不對的、不好的、卑劣的。如此文化自我矮化,不會說自己的語言、不了解自己文化的美及保存的必要,慢慢地忘了自己文化的價值。作者呼籲台灣各族群的意識要抬頭,打造自我的主體意識,突顯台灣的特有價值與獨有的文化魅力。

二、合適全面實施英語教育的年齡是幾歲?

    作者提出許多研究,指出英語學習並不是越早越好;並認為口音只是一種社會階級的迷思,代表對他人文化的景仰及對自己文化的貶抑。認為若在台灣的英語學習是要剔除本地口音,期望孩子早一點學英語以擁有「不具中文口音的標準英語」,那麼就是鼓勵孩子「去本地化」、「忘本」。年齡並不是學習第二語言的主要關鍵,學習環境和學習動機才是重要。倘若在母語發展不夠健全的狀況下學習第二語言,將對母語與第二語言造成干擾。目前經過多方的考量以及判斷,教育部表示國小三年級是台灣目前最合適實施英語教育的年級。

三、台灣是否要全面實施幼兒英語教育?

    作者認為在師資、政策、教材、時數方面的問題都尚未定案,不宜實行。

 

 

張君川:翟本瑞,〈全球化對台灣高等教育影響之研究:以留學政策為例〉

 

 

    本文批判了全球化之下台灣高等教育的「美國化」以及學術根柢未能深化等現象。

 

    據統計,台灣大專院校學生英語測驗成績低落,又,留美學生逐年減少,政府研議成立留學貸款、開放雙聯學制以鼓勵學生出國深造。然而事實上,台灣留學生自1994年起就已逐年減少,當然一方面是因為轉赴歐洲留學、以及國內研究所人數成長有關,另一方面,教育部官員認為赴美留學人數減少對於國際學術競爭力恐有負面影響。

 

    對於美國而言,吸引大量高等教育人才有著正面的影響。經濟上,以2001-02學年為例,留學生的學雜費、生活費等開支貢獻了120億美金,是美國第五大宗出口收入;高科技的實驗室以及名校理工科中,亞裔學生也扮演重要角色,提供美國高科技領域所需的高等人才。更重要的是,培育一批又一批的留學生,當他們回國,會將美國的意識形態與價值帶回國內,影響該國政治、學術與國際事務的發展;反過來說,美國的政治力量與社會經己發展從而得以擴張。不僅美國,許多國家都積極招收外國學生,以增加經濟收益,以及擴張其文化與政治的影響力,其中得益最多者當屬美、英、澳、加、紐等五國。

 

     台灣早期因語言、文化的考量,赴日留學生最多,一九五零年以來,留美派的技術官僚漸漸主導台灣政治經濟,到一九八九年以前,出國留學需經教育部核准,其中赴美幾占九成;此後,出國留學人數激增,工科占出國學生的三分之一,而七成七的自然科學、工程科學博士是美國學位,這些留美學人在台灣建立起一套學術專業權威系統,主導台灣學術與政治的發展走向。

 

    然而,留學生在語言、文化、生活適應上難免不熟悉,對於學習效果多少有所影響,此中的問題其實少有人做批判性的檢視。作者引文討論「第三世界博士」(Third World PhD)的說法,提到有些留學生外文程度不佳,而取得學位以後仍然低劣如故;而為取得學位,選題多為台灣或中國研究,套用流行學說加以驗證而成,矇混過關,回國後又培養派閥,斲斷學術發展之生機。又,學術界的評鑑、認證、或是計畫申請往往又承襲土洋優劣的背景作為評量標準與尺度,易生惡性循環。

 

    台灣留學生歸國人數不斷增加,但長期援引歐美理論檢視台灣現象,學術基礎與知識難以扎根、並孕育自己的學術環境,只能淪為學術加工出口業,扼殺學術的發展。作者認為今日學界已不再從傳統經典汲取養分,再創文化生機,而是不斷剪裁新的語言與理論,以取得新的權力與地位,學術難以生根。

 

 

徐振峰:翟本瑞,<全球化對台灣高等教育影響之研究:以留學政策為例>

 

作者從台灣學生平均英文能力談起,對台灣及全世界高等教育受美國高度傾斜的現狀及原因做了一番探討,並對台灣高等教育提出警告及建言。

 

文中提及,2003年台灣大學生平均英文能力在世界排名落後,並且2002年時,我國留美學生減少了7%,國內學界為此憂心忡忡,認為「留學美國很重要,國內學術發展也有賴留美學人才能維持更新,學術地位是以英語系國家論文發為準,如果留學美國人數減少,不但會早成台灣研究水準低落,更會對國家競爭力產生嚴重後果」(林麗雪)。

 

美國大多數人對外國留學生保持正面態度,1980年代開始,美國大量接受外國學生,外國學生佔所有學生人數比例從1974年度的1.5%,一路增加到2002年度的4.6%,研究生比例更是高達13.9%。事實上,美國是受惠于接受外國留學生的國家。2001學年度,留學生對美國經濟收入貢獻高達120億美元,可說是美國第五大宗出口收入。外國學生亦直接美國高科技領域所需的高等人才。而從美國回國的留學生則將美國的意識形態與價值帶回其國家。五十年來,「留美人士佔據了台灣政界、官僚系統、產業界漢文教學術界.....,向美國廣泛地一面倒。.....被改造的人,在思想情感上逐漸和自己的祖國與民眾剝離,而自以為變成美國或西方精神漢文化的一部分。留學美國的制度,便透過第三世界知識份子對英語的崇拜旱區扶機制,改造成身在美國或身在祖鄉的,美國價值、利益漢意識形態的代理人。」(陳映真)台灣人不僅在國際事務上一面倒地傾向美國,甚至在文化與意識形態上殖民,接受外國學生肯定是投資報酬率最高的事業。

 

911之後留美中東學生人數減少了25%,遞補的員額則來自印度及中國,總人數並未減少,但外國學生總增加綠有減緩甚至衰減趨勢,美國人開始憂心忡忡。事實上,從留學生轉變成的高品質移民為美國帶來大量財富與專業知識,以較低的社經地位,創造出高於所得的產出。美、英、澳、加、紐等英語國家受惠于外國學生最多。外國學生帶來的教育收益為澳州第三大出口服務,2001年度為加拿大蒙特婁區經濟貢獻兩億四千萬元。這也正是近年來美國大量貸款給東南亞外國學生的原因,2002年,日本已達到其「接受十萬名外國學生」的計畫。

 

1950年以前,因語言、文化、及經濟等考量,留學生以到日本最多,估計有將近十萬人。1950年代以來,台灣在政、經、學術上則是以留美派為主導。至1988年前,留學須經教育部批准,留美學生為10,0402,佔全部留學生89.51%。1989年後不必經教育部審核,人數激增,每年人數都超過一萬。台灣理工科博士有77%是「美國製造」,在台灣學界建立出一套學術專業權威系統,主導着台灣學術與政治的發展取向。在文科方面,作者引用署名巫銘之人在政大新聞系討論區中所寫的一篇<Third World Ph.D>,該文認為「台灣文法科學生到歐美留學,絕大部份以學位為目的。.....外文程度普遍不佳...取得博士學位後,外文程度依然低劣如故。....跟台灣文法科留學生同病相憐的,還有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的公費和自費生。在此情況下,很多歐美大學的研究所或指導教授,開始非正式的“一校兩制”,通融這些學生“學成”,這就是Third World Ph.D”的緣起」,該文甚至直指「台灣的大學院校充斥這類從歐美大學研究所“學成”歸國的人物。其中,國民黨權貴子弟出身的,台灣本土派學者,都一應俱全。」緣此,台灣學術界發展出學術地位的分類法:美國教授>華裔美籍教授>美國名校歸國學人>美國一般學校歸國學人>本土博士 這樣的身份等差,註定了學術地位,也安排了成就的類別。認為SSCI收錄的文章一定比國內期刊好,英文所寫文章的價值比中文寫作高。教育部、國科會、公私立大學,都是依此建立身份認證。研究計劃案申請,背景條件決定了大半,評量標準也環繞相關尺度。

 

最後作者在「小結」中指出現今台灣學界知識份子已不再讀傳統中文經典,取而代之的是個是歐美「主義」,這意味高級知識份子不再能從傳統文件汲取養分,也就不能再踏在傳統的土壤上創造文化生機。傳統學界的花無根,歐美學界回來的留學生所帶回的花亦無根, 作者認為長此以往,學術恐怕還次無法生根。

 


課後分享 After class


在上課後提出你的心得及想法,研究規劃,
如果有相關資料分享,請提原件或連結。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