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Work with all your cloud files (Drive, Dropbox, and Slack and Gmail attachments) and documents (Google Docs, Sheets, and Notion) in one place. Try Dokkio (from the makers of PBworks) for free. Now available on the web, Mac, Windows, and as a Chrome extension!

View
 

09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楊聰榮 Edwin Tsung-Rong Yang 8 years, 8 months ago


 

華語文語言政策

 


 

 

授課教師:楊聰榮 (師大華研所海華組)            開課期間:2011學年度第二學期

開課單位: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國際與僑教學院華研所 上課時間:每周三 9:10 ~ 12:00

 

本週主題:9.(4/18) 菲律賓

 

 


 

本週版主:郭之恬


由負責報告組別全體擔任版主,並選出一人做為
輪值主席

 

書目整理:


請整理相關議題的各種書目,包括課堂講
義及同學提供的材料,及自行找尋的參考資料

 

上課筆記:


上課內容與討論 Lecture and Discussion
由負責報告組別整理上課筆記,大家補充。

 

課前準備 Before class


在上課前撰寫課堂講義之摘要及心得,
負責報告組別要準備回答問題。


徐明敏,菲律賓華裔青年聯合會:《菲律賓華人》

 

    其中有一篇文章讀了印象深刻,身為海外華人,辦華人學校有一個很大的期望,就是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不要忘記自己的祖先、自己從哪裡來。也害怕自己的下一代會完全失去「華人」的自覺,被地主國同化。

 

    作者提出疑問,難道建立華校、教華語,只是消極的防止自己的子女被同化嗎?如果是這樣,是沒有效果的。她們的後代子女們依然同化了。但是作者認為,如此的同化並無不妥之處,反而更能因地制宜。在菲律賓中華文化的發揚應該是和地主國能相互融合,而不是互相對立。

 

    另外也指出,如果華校的教學內容、教學方式脫離了菲律賓的現況,難以引起學生興趣,這樣的華與教育,如果與當地社會結合,會更促進師生學習,並走入菲律賓現實社會,讓華校成為菲律賓的一部分。

 

    總結起來,菲律賓華文教育的重點,可能與美國外語教學協會(ACTFEL)所訂的外語教學5C準則:Communication(溝通)、Cultures(文化)、Connections(貫連)、 Comparisons(比較)、Communities(社區),其中焦點應擺在「社區」,我相信如此能幫助華語教育更順利發展,也更受當地社會大眾接受。

 

    提問:同化真是一件可怕的事嗎?葛蘭西(Gramsci)提出文化霸權(cultural hegemony)的觀念,認為文化間角力的動態過程,造成一文化具支配地位,擁有足以影響生活模式的能力,就是文化霸權。而伴隨文化霸權來的,就是同化。同化在過去即現在都曾影響過語言政策的制定,同化對於多元文化並行的社會影響為何呢?

 

梁月美:楊聰榮,〈菲律賓華文教育進二十年的新發展〉

 

菲律賓是多元文化,多種族群,語言多種多樣的國家,存在多語混雜的現象,一般華人至少應該要學習四種到五種語言,即閩南語、華語、菲語及英語,有時還要加上當地語言這篇文章討論到菲律賓該不該把華語當成第二語言教學,大部份的人第一語言,是多於一個,但只光要算哪是第一語言,就可能成為一個問題

華律賓華文教育大概可以分為草創時期、發展時期,督察時期,及菲化時期,草創時期1899年即開辦小呂宋華僑中西學校( Anglo-Chinese School),這段期間與中國當時的光緒互動關係密切,發展時期是在1930年代到1955年1956年到1976年是督察時期,所有華僑僑校,均須向菲政府立案,並受督導至於1976年以後,進入菲化時期從此僑校成為菲校,學校董事及行政主管,必須全數為菲律賓公民,外籍學生不得超過全校學生人數的三分之一上課時間中小學均限定每週六百分鐘。

華文教育的興,分為個層次,一是教育改革,一是資源整合在教育改革方面,主要是以菲華教學中心為核心,提倡以第二語言教學教授華文而資源整合則以菲華文教中心及相關機構,推動華文教育資源的投入與整合,本文提到以第二語言教育為口號,的確是個有效的資源動員方式,到現在華人教育到外來的資源增多了,探討及學習華文的方 法也比較寬了。作者還提到(國有化)與「菲化」這兩個詞語的差異,「菲化」意味著「菲賓優先」,當初很多華人就受到政策的逼迫,例如,1954提出的「售商菲化案」,以及在1960所提出的「米黍業菲化案」,但後來雙方也慢慢地找到解決之道,在當時的菲賓華商,還是願意保持外僑身分,絕大多數是不願意加入菲律賓籍。然而到了現在,多數的菲華人士改持菲律賓國籍,形式上符合法律的規定的人士很多,尤其是許多在當地出生的一代多持本地證件,現在這些菲化案已經不再被認為是一種阻礙了。

 

 

李易修:陳玉青,〈馬來西亞與菲律賓獨立後華文教育發展之比較研究〉第四章

 

徐振峰:謝劍,<東南亞華人的認同問題:對 R. J. Coughling 雙重認同理論的再思考>

 

內容摘要

主旨:探討由 R. J. Coughlin(1960)首先提出,認為東南亞華人既認同中國,又認同所居住的東南亞國家,即所為雙重認同(double- identity)的問題。三十多年前,Coughlin 在東南亞華人將被完全同化及 不被同化之間,採取了一種折衷的看法,認為經由西化的結果,華人將 成為一種中間型,心理上既認同中國,亦認同其居留地,事實上其族群 形象將保持不變。然而今天情況因地而異,Coughlin 的結論值得重新檢 討。作者並擬就雙重認同一詞再加銓釋,以實例証明唯有將族群的文化 認同(cultural identity)和政治的國家認同(national identity)分別看待, 始可掙脫困境,這才是雙重認同的可行方向,但須華人和當地政府的共 同理解和合作才能實現。

 

認同所帶來的問題

     本文使用「華人」一詞的標準是較為寬鬆的。學者們因此經常提到居留地華人未來的去向問題。意見大致可以分為三類,亦即是維持原狀,同化和去向未定。

 

     儘管過去學者對東南亞提出了各種不同的觀察,作者認為對現今東南亞華人的描述,Heidhues 的觀點比較持平穩重:東南亞無論是哪一個國家境內的華人,都不存在完全已被同化的現象。

 

     學術上使用「同化」(assimilation)一詞時,必須謹慎。嚴格說,它是指一個群體被另一個群體所完全吸收(Beals et al. 1977:623-624), 因此它不再保有任何文化上的遺存,如語言或宗教等。更多的是兩個群 體接觸之後所發生的涵化(acculturation)現象,文化上互為影響。如果 我們採用人類學上這一慣用的尺度,接受同化及涵化兩個不同名詞的界說,在東南亞諸國之中,華人的完全同化現象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作者認為在討論東南亞華人認同問題所面臨的困境時,不妨以應用人類學者 G. M. Foster(1969:5-6)用於探討「指導下或有計劃的社會文化變遷」 (directed or planned socio-cultural change)的概念,作為分析的起點。此即目標群(target group)、發動改革的組織(innovating organization)及兩 者互動的背景(interaction setting)。本文中目標群指的是華人,發動改革的組織就是制訂改策的當地政府,後者也有其文化特色,值得深入分 析。

 

     以承受壓力較大的印尼華人來說,人口絕對數雖高達五百多萬,但僅佔全印尼總人口3%左右(Suryadinata 1994:4),卻常被指責操控了該 國的經濟。對當地華人指責有所謂「九大罪」之說,即:

一、 生活區自成範圍;
二、 華人公司雇用人員時以華人優先;
三、 有些公司對華人雇員的工資比較優厚;
四、 有些華人在商業關係和對待顧客的態度上歧視當地人,優待華人; 五、 在鄰里關係上,華人對印尼人未表現出團結和守望相助之情;
六、 很多華人對印尼的國家認同感薄弱,只把印尼看成是一個寄居之地並賺取生活之資;
七、 有些華人在日常生活仍舊用華語或依照其傳統,甚至不知道印尼人的風俗,也不去努力學好印尼語言;

八、有些華人只把他們的印尼公民身份視作為一種合法的手續(legality)而已;

九、 有些華人在其他族群之前,自視優越。

所有這類指責,在作者看來,都只是屬於文化層面的。既無歷史上 的積怨,也無結構上的執著,更沒有像殖民地時代的歐洲人一樣,背後 潛伏著軍事和政治上的強制力。這些應該都是可以化解的。

 

作者對東南亞華人建議:

     1)須記取「四海之內皆兄弟」的古訓,放棄優越感。何況中國文化的本身就是兼容並蓄,對不同的宗教和習俗多能採取容忍的態度, 這才是中國文化的精神之所在。

     2)華人應學習居留地其他族群的語言,了解其文化,應是追求適 應的上策。而文化上的借用(borrowing),使其他族群的文化融入華人文 化之中,不僅豐富了自已的文化,更進一步產生文化的涵化作用,變得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當可促進族群關係,令適應更為完美。

     3)應明瞭,約兩百年來,逐 漸是以「民族國家」(nation-state)為基元,其特點之一是強調國與國之間的地位平等(謝劍 1994:166-167)。長期以來,中國統治階級以 「外藩」觀念看待他國,對其人民或多或少都會發生影響,因此海外華人自身應有此警惕,避免有優越感。

 

     作者認為華人既已離開故國,處於現代社會裡應接受現代國際秩序中「民族國家」的概念,其特徵是主權獨立,地位平等。短期僑居和落葉歸根的 想法既已不合實際,就必須放下心理包袱,和居留地的其他族群平等合作,共同建設當地的民族國家,作為政治上的效忠對象,爭取其國際上應享的權利。這一選擇,並不妨礙華人作為一個族群,爭取在其民族國 家之內,和其他族群的平等權利,各自發展其文化,共同建立多元社 會。

 

     作者強調,任何民族國家都很難作到境內族群的純質化,只肯定一個族群的存在或獨尊一族,堅持的結果必然會走上種族主義(racism)的歧途,此其一。

 

     在殖民地統治時期,往往形成所謂「三文治」式的社會結構,華人居於下層廣大原居民和上層少數 西方殖民者之間,其結構頗類似傳統中國大陸的商業城市(Willmott 1970:144, 163-164)。這一形勢,有人戲稱之為「英人牽牛,華人擠 奶」,把英人對所屬殖民地的剝削,轉移到華人身上,英國殖民地政府似乎只是維護社會秩序而已。就互動背景來說,正因為華人與原住民的接觸較廣,扮演著像小商販之類的角色,當真正獲利的西方殖民者撤退之後,華人竟成了替罪羔羊。

 

認同的抉擇

     認同的研究,肇始於二十年代S. Freud之研究,主要是指個人早期對 某一個體在感情上的連繫,例如幼兒視父親為一「自我之理想」(egoideal)(Freud 1921:105)。但這方面的研究,已逐漸擴及個人對國族 (nation)、思想運動、政黨、社會階級、族群(ethnic group)或種族 (racial group)、職業社團、乃至於宗教信仰的認同(Buchuanan 1968: VII, 57)。

     近年來,有關東南亞華人認同的研究極多,近期如 G. W. Wang (1988):饒尚東(1994)及 B. R. Churchill(1994)等都是例證。所有這 類研究,均強調認同之多樣性與可變性。

 

近百年東南亞華人社會演變

     三十年代 抗戰運興,東南亞華人社會民氣激昂,當時不分地域,均強調對中國大陸的認同(謝劍 1989)。換言之,當時大多數華人雖受殖民地統治,但族群的文化認同及政治上的國家認同卻合而為一,並未分裂也不必分裂。

 

     二次大戰之後,不僅世界分裂成東西對壘,且中國本土形成海峽對峙之局。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不僅東南亞華人已少新移民的進入,且因政治氣候丕變的結果,文化上的聯繫亦被削弱。

 

     戰後東南亞各地獨立運動興起,均在要求擺脫其殖民地統治,建立各自的民 族國家,成為新的國際秩序之單元。因之華人必須結束殖民地時代居留地的含糊身份,面臨對國籍的選擇,甚至被要求本地化及同化。這一情 況可以 1965 年印尼發生政變後的情況加以說明,至今當地的華人已分裂 為印尼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中華民國國籍及無國籍(Suryadinata 1994:6),從而形成政治上國家認同的混亂。

 

     文革之後,中國大陸政府已一改以往雙重國籍的傳統方法,1980 年正式公佈的<國籍法>第三條規定不承認雙重國籍(法律出版社 1980),這對東 南亞地區的華人必然發生影響。 其實早在八零年正式公佈單一國籍的<國籍法>之前,北京政府已分別和印尼(1955)及緬 (1956)等國簽定雙邊協定,放棄雙重國籍的作法(陳喬之 1959:234)。

 

華人自求多福的方法:

     1)改變的是世界觀和歸屬感。老一輩的東南亞華人多有落葉歸根 的想法,尤其是發達之後如不還鄉,有如衣錦夜行,怎能光宗耀袓?即 使是在海外「僑居」之地,也是要建立形形色色的社團,提供一種模擬 的中國傳統社會假象(Hsieh 1977:2-3)。在新的形勢之下,不僅教育 的內涵要改變,建立新的世界觀,積極與居留地的其他族群合作,並尋 求政治上的參與,共同建設國家,這也是他們安身立命之所。例如菲律 賓的華裔青年聯合會及亡友施振民先生所從事的事業,就是這種新世界觀的代表。

     2)人口結構中的量和質都有了改變。戰前像新加坡等地都呈現性比例不平衡及華人職業較低微等特徵(Hsieh 1977:55-60),嚴重者 甚至影響正常的家庭生活,更談不到財產的積聚了。有恆產才有恆心, 戰後人口比例逐漸平衡,新一代儘多專業之士,他們的學養及事業均異 於老輩,認同觀念當然會變。

     3)婚姻因素。隨著新移民來源的逐漸停滯,和返鄉行程的困難,東南亞華人社會在婚域方面漸有擴大的趨向,其中又以泰、菲等地最為明顯(陳喬之 1994:235;See 1998:28-33)。婚域的擴 大,意味著不同文化的組合,必然會對原有的認同觀念產生影響。

 

     作者強調,Coughlin(1960: 189)所謂的「雙重認同」是窒礙難行和令人困惑的。因為就政治層面說,東南亞華人不可能既認同居留國又認同中國,當兩者利益發生衝突時,他必須作出選擇,更何況從法理上說,中國大陸從 1980 年代起已斷 然採取單一的國籍法,否認雙重國籍。政治上的國家認同(national identity)於情、於理、於法都應該是所生、所長的居留國。

     作者認為必須堅持族群的文化認同(cultural identity),理由是族群 (ethnic group)的表現主要是在文化,其次是血統。就文化言,多元文 化的存在,通過彼此的學習和借用,互補互勵,對整個國家的發展有益 無害,更能繁榮整體文化的內容。這也是何以加拿大推行「多元文化計 劃」,中國大陸的少數民族政策也強調「多元文化」的原因(Hsieh 1986)。作者認為比較開明的政策是容許多元文化的存在,百花齊放,族群彼此和睦相處,從而建立平等的多元社會。

 


課後分享 After class


在上課後提出你的心得及想法,研究規劃,
如果有相關資料分享,請提原件或連結。


徐明敏,紐約的美國華人博物館簡介:

http://www.iwoogo.com/archives/7500#more-7500

 

維基百科的簡介:

http://en.wikipedia.org/wiki/Museum_of_Chinese_in_America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