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Finally, you can manage your Google Docs, uploads, and email attachments (plus Dropbox and Slack files) in one convenient place. Claim a free account, and in less than 2 minutes, Dokkio (from the makers of PBworks) can automatically organize your content for you.

View
 

05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楊聰榮 Edwin Tsung-Rong Yang 8 years, 2 months ago


 

華語文語言政策

 


 

 

授課教師:楊聰榮 (師大華研所海華組)            開課期間:2011學年度第二學期

開課單位: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國際與僑教學院華研所 上課時間:每周三 9:10 ~ 12:00

 

本週主題:5.(3/21) 新加坡

 

 


 

本週版主: 梁月美

 

由負責報告組別全體擔任版主,並選出一人做為
輪值主席

 

上課討論區:

 

易修提問:

1. 新加坡華人「脫華入英」趨勢下,華語成為工具而非母語,如何維持文化與語言上的鏈結,進而持續保存與創造華語文學創作?

 

2. 新加坡在「多講華語,少講母語」運動下,方言消逝嚴重,然方言是乘載新加坡華人祖先的文化與歷史記憶,如此情形已經造成新加坡世代斷層。因此在英語、華語雙重夾擊下,新加坡方言要如何復甦或維繫,以作為世代與祖先間的文化臍帶,或是有在僅擁有華語能力下,便能達成此目標的方式?

 


明敏提問:

菁英教育取向對新加坡語言政策的影響?

 

    和紐澳不同的是,新加坡的語言政策重視人才的培育,而非維護民族語言地位,或是語言權利。

    除了人才培育,他們的語言政策走實用取向。我們也可從中觀察到英語華語的盛行,馬來語、淡米爾語的相對弱勢。

    英語的強勢除了有其殖民背景,還有現今英語在全球的優勢地位,賦予了英語在新加坡由社會菁英使用之印象。如此一來,也拉開了和華語─這一種因經濟、人口數而盛行的語言距離。這兩種語言的差距,其實也就是社會地位的階級差距。在這樣的階級差距概念之下,新加坡政府想推廣、培育華語人才,自然有相當難度,可能不是單純靠著在學校加強華語學時、發獎學金就可解決的。

 

月美提問:

  1. 新加坡可以跟 澳大利亞和紐西蘭一樣出口英文嗎?

2.  新加坡的現在狀況是以四大語言來使用,將來還是這樣的狀況嗎?或者只有英文和中文。

3.  新加坡的華語是以普通話為標準,重視北京話,將來其他方言會面臨到什麼影響?

4.  新加坡的英語會被算是一種標準英語嗎?新加坡所謂的標準英語是英式英語還是美式英語?

5.  新加坡學生先修課前必須經過很多篩選,這樣的教育是對學生有針對性,那怎麼會影響到新加坡人的性格?

 

振峰思考的主題

  1. 新加坡語言政策對英語及華語之外族群(馬來及印度)之語言使用傾向及身份認同之研究
  2. 新加坡傳播相關政策中的語言政策研究
  3. 新加坡之對中政策及語言政策之間的相互作用及其影響
  4. 新加坡雙語教育對不同年齡層國民之語言使用及語言能力之影響
  5. 新加坡福建族群對自身母處境之認知研究

 

 

書目整理:


請整理相關議題的各種書目,包括課堂講
義及同學提供的材料,及自行找尋的參考資料

 

吳英成,〈新加坡雙語教育政策的沿革與新機遇〉,《台灣語文研究》第五卷第二期(台北:2010),頁63-80。

 

 

上課筆記:


上課內容與討論 Lecture and Discussion
由負責報告組別整理上課筆記,大家補充。

 

課前準備 Before class


在上課前撰寫課堂講義之摘要及心得,
負責報告組別要準備回答問題。

 

張君川:吳英成,〈新加坡雙語教育政策的沿革與新機遇〉

 

本文析論新加坡的語言景觀,並探討華語在英語霸權的社會裡之消長與發展。

 

新加坡係一多元語言與多元文化的國家。主要由華族、馬來族、印度族所組成,華語、馬來語、淡米爾語與英語皆列為官方語言。其中英語因星國長期受英國殖民統治,並在政治經濟法律等層面沿襲大英帝國體制,是故英語在新加坡被視為各種公共領域的高階語言與主導語言,同時也是各族群間的共同語言,英語由是成為星國的強勢語言。

 

華人在星國雖佔人口大多數(76%),然華族內部存在諸多方言,如福建話、潮州話、廣東話、客家話等,因此華語(即國語)就成了華族內部聯繫各族群、傳播文化的共同語言。新加坡自獨立以來,教育政策以英語為主,華裔學生則輔以華文教學,然為個別科目,教學時數有限,導致讀寫能力弱化,華族社會漸從「脫方入華」轉變成「脫華入英」,不僅方言失去其地位,連使用華語為家庭日常用語的華族家庭比例也越來越低。

 

星國政府推行「講華語運動」(按:1979年起)前十年的階段以普及華語為其宣傳主軸,然華語普及的同時,方言在日常生活及地景中漸漸失去地位,甚至被取代。後十年則以認識中華文化,傳承文化傳統為主。在講華語運動的年代成長的新加坡華人,雖能流利地使用華語及英語,但較弱的讀寫能力恐怕是網際網路時代所必須提升與加強的。

 

事實上,新加坡早在1979年就開始檢討華文教學,至今三次改革華文教育,於1992年、1999年、及2004年先後調整華語教材內容及難易度,以因應家中以華語為主的家庭比例下降、英語、華語背景的學生開始產生華語水準分化等社會結構的轉變。2002年起,星政府實施雙語並用的教學實驗計畫,以期培養出具備雙語能力的人才。

 

中國的崛起,展現出華語的經濟價值;實施雙語政策的新加坡,英語仍佔強勢地位,作者認為,將新加坡打造為華語作為第二語言的教學及研究重鎮,以及翻譯服務業的培植,這些都是新加坡雙語環境的優勢與條件。

 


徐明敏:吳英成, 〈新加坡雙語教育政策的沿革與新機遇〉

 

    新加坡是一個由華族、馬來族、印度族三大種族組成多元語言、多元文化的國家,而華語、馬來語、淡米爾語與英語則並列為新加坡的四大官方語言。然而在許多官方文件還是會標明「若有爭議,仍以英語版本為主」。由此可看出英語的社會地位;華語則是因為華人人口眾多、經濟往來頻繁的關係也被廣泛使用。

 

    新加坡自1965年建國以來,一直推行著「英語為主、族群母語為輔」的雙語教育政策。但是現在,在大環境的影響下,英語已成為強烈優勢語,許多華人後裔雖然在學校需接受12年華文教育,但這樣的培養卻不足以達到政府所希望的「雙語英、華人才」,因此多次教改,希望能栽培應付中國崛起後所需的大量華語人才。

 

    新加坡華族的語言政策轉變,從早期的「脫方入華」到現代的「脫華入英」,時間不超過半個世紀。一開始的華人移民多來自中國南方,彼此間只能以各自的祖籍方言溝通,如福建話、潮州話、廣東話、客家話、福州話、海南話等。新加坡政府為打破華族方言族群的藩籬,自1979年起大力推行多講華語,少講方言」。後來因以英語為主流的西方政治文化的影響力,90年代以後的十多年,大家開始從以「英語為主,華語為輔」推廣華語委員會主席也改由英校背景者出任,並以英語授課作為主要宣傳媒介。新一代的華裔的華語讀寫能力漸漸下降,英語的風行除了有其殖民歷史背景、經濟利益,更因政治社會菁英的普遍使用而取得優勢的地位。

 

    為補強華語的相對弱勢,政府修訂舊的華文課程大綱,強調均衡的教學重點,培養語言能力和灌輸華族文化與傳統價值觀並重、增加授課時間、將公民和道德教育科改用華文講授、將學生依程度分班等。這樣的教改看起來成果值得期待,畢竟與其他海外華族學生相比,新加坡學生正規學習華語的時間是最長的,整體水準也比較高、硬體設備也好。但依然有人認為,在此種教育政策下,還是無法培養出真正的「英華人才」,光是看政府獎學金得主、年輕一代的行政官大多不是從這一教育體系上來的,也就是如此教改政策無法吸引大部分華族的優秀學生。

 

    現實就是如此。李光耀在1997年全國大選期間曾表示:「即使因為中國的富強而使華語成為30年後的國際語言,新加坡也要繼續保留英文作為工作語言。」雙語政策決定了華語在新加坡的從屬地位,也預示了所有的華語政策的調整都只是改良,而非改革,而且必須是在不取代英語統治地位的前提下進行的。

 

梁月美:許慧伶,〈新加坡語言規劃〉

 

雙語教育體系在1950年代被引入新加坡,1965 年獨立前後,官方主要語言是英語與馬來語,由於新加坡是個多種族、多文化與多語分用 (polyglossic)的國家,在社會上使用英語、漢語、馬來語、淡米爾語的四大「國語」。

 

語言規劃

英語是新加坡建立國際網路的工具,而政府提倡母語教育是為了避免英語與其他語言產生鴻溝,從歷史來看,早期華語學校和英語學校的數目差不多,但後來新加坡的英語佔有相當主要的地位,政府與法律體系採用的語言。1949年新加坡大學成立,多收英文中學畢業生,因此,華人社區於1955 年建立南洋大學,提供華文中學學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在1956年華文教育委員會報告書,建議 (1)政府平等對待四大源流學校、(2)小學採強迫性的雙語(英文與母語)教育、(3)中學實施三語教育(以馬來語為共同語),並尊重各校決定是以英文為第一語言,母語為第二語言,或是以母語為第一語言,英文為第二語言,並於1960年代明定馬來語為國語(National Language),但只用於國歌及軍隊發號口令等。政府宣佈自1987年起,所有中、小學一律以英語為第一語言,並可選華文、馬來文、淡米爾文為第二語言,所以除了母語及道德教育課程外,英語為所有科目的教學媒介。

 

新加坡英語 (Singapore English or Singlish)

新加坡的英語是屬於第二圈(Outer Circle),換句話說,英語是被制式化成額外的語言,它不但是最常使用的官方語言、工作語言及各種族溝通的橋樑,也是各級學校的教學媒介。新加坡所用的英文可以說是Singlish or Pidgin English,所以政府促進新加坡人民要說「標準英語」。

 

雙語教育

新加坡從幼稚園裏就是雙語教育由英語與母語(華語、馬來語、淡米爾語)來教授。此處的華語指的是北京話,而非教方言。新加坡的教科書有些是由商業機構出版,有些是教育部的課程規劃與發展部門(Curriculum Planning & Development Division)與其合作的。每十年修訂一次課程大綱(syllabus) 及教材。新加坡唯一的師資培訓機構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國立教育學院。

 

新加坡的義務教育僅及小學階段。幾乎每一所小學都設有English Department 及Mother Tongue Dept., 有些小學甚至與海外學校有合作計劃,小學階段相當重視「閱讀」。小學時學生要經過兩次篩選,第一次是小四要升小五時,學校以學生過去的英文、母語及數學這三科的能力來分班,分成EM1、EM2、EM3,有些學校可以分到ME3,這些分班爲了符合學生的語言能力。第二次的分流教育是在小六升中一時舉行。小學畢業生須參加全國性的小學離校考試 (Primary School Leaving Examination, PSLE)。

 

中學分流以PSLE為學生選擇適合中學教育。四種分流課程為:特選、快捷、普通學術與普通工藝。中四結束時特選、快捷要通過GCE ‘O’ Level,普通學術與普通工藝要通過GCE ‘N’ Level,若想進大學須通過劍橋高級水準文憑考試 (GCE ‘A’ Level) ,除了小四升小五的分流由學校評估外,PSLE, ‘N’ (Normal) Level,O’(Ordinary)Level及‘A’ Level等國家級考試則由考試局負責。總括說來,小學至大學先修課前須經過多次的分流篩選,主要的分流條件是以語言能力為主。

 

參考資料: Crytal, David (1997) English as a Global Langua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郭之恬 : 李顯龍,新加坡要吸引全世界的人才

 

資料參考: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35408 (2008/08 天下雜誌)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204060004.aspx新加坡副總理:台灣人才流失(20120406/中央社)

 

日前看了此則新聞,深有所感;記得五年前有位在語言中心上高級班的美籍學生,曾在課堂作業

寫下「很想留在台灣繼續工作,無奈台灣的人才制度阻攔了優秀的外籍人才留台」且不論該名學生後

來回美攻讀法律,跟著跑去北京清華(他是名剛在哈佛拿到電腦和經濟學位的年輕外籍人士),先問

問爲什麼台灣的政府政策阻擋了優秀的外籍人士持續留台?因為擔心影響台灣境內的競爭力嗎?根據

當時學生的表示是優秀人士在台居留擔任語言相關工作兩年以上,若非拿到月薪六萬的公司雇用憑證,

必須回國;外籍大學畢業生若無工作經驗來台居留兩年後,必須回國,第一個條件太苛刻(在台可拿六

萬的社會新鮮人有多少?還是政府要的是年近半百的社會中堅份子?),第二個條件是打算吸收已有基本

工作經驗的外籍人士,但有趣的是後者,如果這些外籍人士已擁有工作經驗,他還為何來台?(純粹為了

體驗文化或者不必來台被台企業壓榨)關鍵其實就如新加坡副總理兼人才與經濟部長所言,「一國政府

如何吸收外來人才並同時使得本國人從中得益?」

 

對新加坡來說,很早就明白人才是其國唯一資源,如同中東賴以生存的石油一樣;「政府不能創造

財富,但是可以創造獲得財富的條件」;李顯龍說,「我們要給外來人才一個國際級的工作環境,因為

他們都具有國際級的競爭力」

 

若說新加坡對人才渴求的程度是一個極端,相對來說,台灣就是另一個極端,猶記得90年代禁止

大陸學生來台,是為了怕影響台灣學子競爭力(擔心到最後台灣的好學校沒台灣人唸);往後不停地教

育改革,希望打造個無升學壓力的教育環境(12年國教),殊不知既扼殺了高材生的學習環境,也打造

出了壓力仍然無窮但舉世平庸的下一代;制定限制外籍人才留台的條件還待釐清,但是否也基於影響台

灣人才的發展(到最後像新加坡一樣,長官都是西方優秀人士,新加坡人淪為下屬)這當中迷思在,如

果台灣自己真的栽培不出可以和大陸,外地競爭的人才,面對一個天然資源匱乏,原油都向國外進口的

社會來說,這個社會還有什麼前途?她還打算跟誰競爭?(像日本一樣靠內需自給自足嗎?還是憑海

維生?但日本的文化實力和人才競爭水平可還有世界級的水準)

 

如果對自己栽培人才的條件沒有信心,不是嘗試改善教育體制,就是吸納別國幫你栽培好的人才,

這是基本創造社會競爭力的方式,但是台灣現在的處境是,有能力栽培好的人才,沒能力創造一個優

良的工作環境(競爭環境),所以台灣人才往高處跑,而社會內部充斥著競爭力次等的勞工和生存條

件,這不是勞工的錯,是收入上不來的問題,政府製造不出吸引人才的內部條件,又把主動願意居留

的人才往外推,然後再來醒思說要挖掘外來人才來台,請問,外籍優秀人才爲什麼要來?

 

新加坡過去挖掘的人才,看似逢迎西方,其實是逢迎「優秀」因為西方教育體制成熟,當代最優

秀的人才往往出自西方,不過早在20年前,新加坡政府同時也吸收了大批中國知識份子來星深造,

可見星國政府廣納人才的開闊和決心;李光耀很早就說過,「我們不怕新加坡裏沒有人才,因為我們

要讓全世界的人才都做新加坡人」由於孤懸海外,又是抗戰後的新興國家,新加坡憑藉對自身處境深

刻的體認和清楚掌握時代脈動,在經濟海嘯的現在,還能一枝獨秀,當中投入的人力,物力,精神和

決策,絕非偶然.而生存條件相仿的台北,是否能做個標竿,帶頭發起台灣的人才制度改革,沒有主

政者的智慧與力量,從目前的情況看來是很難做到的

 


 

 

徐振峰:周清海,<新加坡語言與教育>

 

重點摘要 

     本文出自<<新加坡社會與語言>>一書第二章>。

 

     新加坡採取雙語教育制度,英語為主要語言,而華語為必修科,只有8%左右優異學生可修高級母語,其餘92%僅修讀普通母語課程,此一規定到1994年以後才有改變。

 

     新加坡小學華文課程所佔時間為20%~29,中學華文課程時間為14~18.5。其特點如下:

  1. 為非平行的雙語教育,母語學習長達12年。
  2. 兩種語言的接觸時間隨學年遞減,到大專時(中文系除外),全部用英文。
  3. 英語學習重實用,母語則是傳遞文化傳統的語言。

 

     許多家長認為母語實用價值低,沒必要學習;另一方面,政府機關、學校行政也都用英文,管理者絕大多數是英文教育出身,英語成了社會頂層的語言,要推行雙語著實不易。高層領導多英校出身,華校出身往往只能做到副手。英語成了頂層語言後,也跟著成許多華族的家庭語言,掌握英語是成功象徵,於是新一代學生也傾向用英語交談。

 

 

     華語運動(1979)推行的同時,新加坡提出特別輔助計劃,保留九所華文源流中學,發展成足以和第一流英校媲美之學校,以培養雙語人才。作者在1978和1990對華語應用進行調查,得到兩點結論:

  1. 英語將成為新加坡下一代主要語言,華語可能成為和娛樂有關的語言。
  2. 受過良好教育的雙語人士逐漸放棄華語,在大多數交際場合選用英語。

 

      華語運動的成績是:1989年家用語言從方言轉為華語,但英語作為最常使用語言的家庭卻比十年前提升了14%,也就是說,以華人語言為主要語言的家庭減少了14%。方言式微,英語抬頭,新加坡也出現了不同世代間的語言溝通問題。

 

     中國勢力抬頭的結果,滑語文作為商業用語的機會增加,作者認為這將影響新加坡人學習華語的動機漢熱忱,認為華文教育應有所調整,並列出幾項重點:

  1. 適當提高中小學滑語文程度,加入當代文學、報導材料,以讓學習者熟悉中國國情漢中國人用語習慣。
  2. 語文教材的歷史漢文化內容應更受重視。
  3. 採取更靈活教育制度,以利發展華語文人才。如讓更多學校開設高級華文、某些科目恢復用華語教學。

 

 

     作者認為新加坡重英語的政策不會改變,但要積極培育中英雙語能力接優異的人才,剩下的問題是要面對方言式微,如何保留自己文化的問題。

 

作者認為新加坡新一代青年在語言能力方面可分為三種:

  1. 中英兩種都一樣好的
  2. 英文較強、中文稍弱的
  3. 中文較強,英文稍弱的

前兩種在政、商藉已成為中堅骨幹,而後一類現在有更大發展空間。但目前情況仍是,他們仍處於次等階級。至於那些沒把英文學好而對母語較有把握的勞動階層,他們會依靠英文改進技術,而以華文為娛樂和閱讀的語言。

 

心得:

     新加坡的雙語教育嚴格地說並不算成功,因為目前看來的結果是,整個社會向英語傾斜,華語在新加坡人日常生活中總是屈居第二位,新加坡華人的中文表達能力和語文創作力似乎並沒有普遍的提升,反而每況愈下。盡管作者也擔心華文優先的家庭比例降低而英語優先的家庭比例提高,這樣的情形可能會使得「保留文化」成為問題,不過,新加坡的居民究竟有多少人會在乎那些根植于語言的文化?這個問題恐怕得先提出。

     事實上,新加坡的「城市國家」的本質本來就是善變的,人口也是不斷在流動的,而長久以新加坡為家的居民到底認為有哪些事情是屬於他們自己的「文化」,是長久累積出來的,是屬於這個國家或地方的、值得流傳的特點?其實也就是新加坡的「文化主體性」的這個議題,似乎得先讓新加坡人自己先談一談,理出個共識,然後再來思考語言教育的議題,或許會更有方向吧。

 


 

 


課後分享 After class


在上課後提出你的心得及想法,研究規劃,

如果有相關資料分享,請提原件或連結。

 

振峰心得:

新加坡政府傾向實用主義(現實主義)的語言政策缺乏了文化主體性的思考(唯一的例外是新加坡漢字字體的公佈),卻又企圖使用政治的強制力干涉語言的發展,這使得新加坡至今除了「小孩不笨」系列電影之外,未能出現在全球市場上具份量的語文創作及文化相關論述,也幾乎扼殺了新加坡以福建族群為主體的文化傳承,殊為可惜。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